美國第一夫人Melania Trump的服裝穿搭演變

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川普( Melania Trump 是POTUS(美國總統)的妻子。曾為是名模特兒,也是她兒子巴倫的母親,川普夫人的衣櫥往往是狗仔隊追逐的話題,因為她獨特的風格與過往第一夫人的印象截然不同。FLOTUS經常選擇歐洲品牌而非美國品牌。她的服裝選擇經常被大眾所關注,因為他是歷史上最具爭議和最昂貴的第一夫人。

Melania Trump 經常穿著一些極具時髦的設計師混搭風格,但自從川普於2017年1月擔任美國總統以來成為第一夫人後,她的風格產生了很大的變化。

 

梅蘭妮亞無可挑剔的服裝歸功於他在華盛頓特區的造型師Naina Singla。造型師透露,梅蘭妮亞喜歡單色和鮮豔的色彩。穿著連衣裙和突顯她腰部線條的剪裁也是她的最愛。自從她成為第一夫人以來,梅蘭妮亞·川普的風格變得更加優雅和完美。她不同於許多第一夫人與皇室成員的保守穿衣風格。儘管如此,她年輕時常穿的合身的連衣裙和低胸領口,穿著緊身洋裝和迷你裙。現在第一夫人更喜歡褲裝讓自己看起來更專業。

我們編輯了一些好的造型,你可以看到她過去和現在的風格有顯著的差異。

自2019年以來, 第一夫人的最佳造型

今年美國第一夫人接見捷克總理伉儷人穿著一件綠色Alexa Chung的Nappa皮革風衣,相當優雅又時尚。

這套服裝可說是梅蘭尼亞最具爭議的造型。在近期的肯尼亞行中,她穿著一件男式黑色腰帶白色長褲套裝,搭配白色襯衫,黑色領帶和雙排扣夾克。注意到她頭上戴著黑繫帶的軟呢帽嗎?這是她裝扮中的配件之一,但在媒體上可是引起了很多注意。帽子實際上是木髓頭盔的形狀,在非洲和亞洲具有象徵意義。它在早期被歐洲殖民軍廣泛佩戴,直到19世紀成為熱帶西方人的普遍民用服裝。因此,它被許多人視為殖民全力的象徵。

2019411日,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川普穿著一件亮粉紅色外套,歡迎韓國總統Moon Jae-in與其夫人Kim Jung-soo來到白宮。

2019328日,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川普訪問了佛羅里達州西門小學。

 

看來梅蘭妮亞不避諱重複她喜愛的服裝。這是出自於服裝設計師Emilio Pucci設計的價值4,220美元的柔和粉色褲裝。

2018年Melania Trump的最佳外型

梅蘭妮亞在過去是位受歡迎的時裝模特兒,但自從她的丈夫川普於2017年開始擔任美國總統以來,川普夫人一直花費大量時間參加重要活動。隨著時代的快速發展和個人喜好,這位48歲的第一夫人近年來已經大大改變了她的時尚美學,這一點也就不足為奇了。

梅蘭妮亞在華盛頓特區的白宮,穿著雙排扣外套和緊身棗紅色長褲。她的白色與棗紅相間的adidas運動鞋在201938日造成轟動。

梅蘭妮亞身穿閃亮的銀色Chanel禮服(左邊),在白宮與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和法國第一夫人布里吉特共進國宴。

梅蘭妮亞20187月於第一家庭首度正式造訪倫敦期間,穿的黃色J. Mendel飄逸雪紡禮服可能是去年最受關注的服裝。

在去年的美國獨立日,梅蘭妮亞·川普穿著Ralph Lauren的藍色格子長版連衣裙,搭配Alexander Mcqueen亮紅色蝴蝶結腰帶。她於2018年7月4日與川普總統一同現身。

她在布魯塞爾參加北約雞尾酒會時穿著一件華麗的純白色Elie Saab連衣裙與裸色Christian Louboutin高跟鞋搭配

FLOTUS身著Proenza Schouler的腮紅粉色裹身裙與約旦女王拉尼婭女王的首度會面。

這是FLOTUS2018年肯尼亞第一夫人訪問白宮時穿的衣服。黃色花卉中長裙與無袖腮紅粉色上衣,搭配淺口鞋,讓她看起來非常時尚。

梅蘭妮亞穿著繫帶奶油色套裝,陪同川普與92歲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會面。

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川普201878日在新澤西渡過了一個週末後,與總統一起返回D.C.。川普夫人穿著熱帶風情洋裝與橙色的鞋子和腰帶。

第一夫人於2018417日穿著黑白條紋連衣裙,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川普的Mar-a-Lago渡假村吃晚餐。

梅蘭妮亞於2018年抵達芬蘭。

從2017年開始Melania Trump的最佳服裝造型

2017年在西西里島舉行的G7峰會期間,梅蘭妮亞·川普成為2017年最受關注的裝備。她身穿一件價值7萬美元的DolceGabbana刺繡外套,這件昂貴的大衣造成了不小爭議。

 

梅蘭妮亞·川普是設計師Delpozo的粉絲。20177月,梅蘭妮亞在海外旅行期間穿著價值2,650美元的Delpozo彩色連衣裙。明亮色彩鮮豔的中長連衣裙是受矚目的原因,引起了相當大的反應。但這套衣服證明了梅蘭妮亞有多喜歡小腿肚長的無袖洋裝。

2017年,梅蘭妮亞·川普穿著粉藍色連衣裙,在白宮接待巴拿馬的瓦雷拉夫人。

梅蘭妮亞·川普穿著一件雪白的Dior訂製洋裝,看起來宛如天使。她穿著大家夢想中的白色聖誕節洋裝。那一年,她還在白宮的大廳裝飾白色磨砂聖誕樹,並對在總統府舉行的胡桃夾子芭蕾舞表演感到驚艷。